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和夏叔叔
妈妈和夏叔叔

妈妈和夏叔叔

轎車駛離了寧奉市,朝縣城的方向開著。路上兩人依舊說說笑笑,只是因為我在的關係而沒有表現得太過露骨。二個小時的路程很快過了去,車開到了校門口。

  我拿了東西下了車,轉身對小夏說了一句:「謝謝夏叔叔,再見。」

  他聽了微笑著回道:「不客氣小軍。以後有什麼東西你爸媽不給你買的就跟我說,我來買給你。」說完他從自己的包裡拿了一張名片遞給我後又說道:「拿著,這是我的名片。打電話或者到我公司找我都行。」

  我伸手接了過來,只見上面寫著「興業集團駐定沈縣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夏天洪」,底下是他的通訊聯絡方式和公司位址。

  「哎呀,夏總,這怎麼好意思呢?昨天就已經太破費你了。小軍,快還給你夏叔叔。」這時我媽的聲音傳來。

  見我要把名片遞還給他,小夏忙對我說:「小軍,別聽你媽的。快拿著。」

  接著又對我媽講道:「沈老闆,沒事的。我看小軍他挺好挺乖的,我很喜歡。以後我有時間也會督促他的學習。你就放心吧!」

  我媽聽了繡美的臉龐再一次展開了笑顏。半是埋怨半是感謝地對他說:「夏總,你真是——嗨,那行吧。」說完又朝我講:「小軍,聽到了嗎?以後有學業上的問題沒弄懂的就多請教請教夏叔叔。但不許問夏叔叔拿錢。明白了嗎?」

  「知道了。那我進去了媽。」我答應了一聲就轉身朝寢室走去。

  「這孩子!」我媽無奈地低語了一下就對小夏說:「你等一下,我送他到寢室。」

  小夏大度地揮手說道:「沒事兒。你先去送他吧!」

  我和我媽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到了我的寢室。裡面室友們也都不在。她幫我整理了一下床鋪,又給了我五百塊錢,叫我買些自己喜歡吃的東西。說完這些她就跟我告別離開了寢室。

  我站在門口看著她豔麗的背影,決定再去看看他們會到什麼地方去,就悄悄地跟了上去。剛走了一段,就見她拿出了手機打電話。接通後聽見她對電話那頭講道:「小王,下午我還有些事情,可能要晚上七點左右過來。有什麼事情你打我電話吧。對,那先這樣。」說完就掛上了電話徑直往校門口走去。

  她口中的小王是她飯店的領班。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才三點不到。心裡斷定他們又要去偷情了。也就繼續遠遠跟著。

  到了校門口見她上車後轎車就往縣城方向駛去。我趕緊跑到了學校邊一家小賣部找了老闆借了他的摩托車追上去。這家店老闆和我很熟,我經常借他的摩托車去縣城書店借小說看。他也習慣了並不在意。遠遠跟在車子的後面,我在心裡祈禱他們千萬別去小夏住的雲飛社區。要是那樣就看不到他們的活春宮圖了。

  車過了江南橋往縣城中心地帶開著。很快到了城裡最高的建築物——郵政大廈門口。

  他們在停車場停好車,一起走進了大廈。我忽然想到他剛才給我的名片上寫著得地址不就是郵政大廈嗎?淩晨的時候我媽不是說過幾天前在他的辦公室給他口交過嗎?看來他們下午就會在這兒偷情了。想到這兒我也就把摩托車停好,找了個小店買了包煙。打開抽了二根後才進了大廈。

  進去上了電梯,到了名片上所寫得十七樓。電梯門開了後我探頭探腦地走進去,發現整層樓都是他們公司的。由於是週末前臺沒有人,於是又往前走。公司和前臺連接地安全門虛掩著,我輕輕推開進到他們公司的辦公區一瞧,也一個人沒有。在向裡面進發,見到最靠裡的一間辦公室門半開著,就輕輕地走了過去。

  快到的時候就聽見裡面傳來了說話聲:「這兒真的沒問題嗎?待會兒不會有人來吧?」那是我媽的聲音。

  她話剛說完小夏的說話聲也傳了出來:「沒事兒,寶貝,今天星期天誰會來公司啊?」

  只聽我媽繼續道:「要不還是到你家去吧。我總覺得這裡不安全。」

  「別怕啊寶貝。你看不是有我在嗎?再說在這兒做愛多浪漫、多刺激啊!你說是不?」小夏說話的腔調開始變得輕佻起來。

  只聽我媽:「噗嗤!」一笑後說道:「有你在?我就是怕你這頭大色狼!才過了半天又想要了。待會兒還不知道要怎麼折騰我呢?」

  「不會,不會。我愛你還來不及怎麼會折騰你呢寶貝?等會兒我會溫柔地愛你的!」小夏對她淫蕩地說著。聽到這兒,我把頭伸了過去。看到小夏迫不及待地摟住了我媽那成熟性感的身子,嘴在她的臉上、脖子上不停地親吻,雙手在我媽身後把她的的裙子卷到了腰上,磨娑著她圓翹的玉臀。

  我媽也正閉著眼睛,軟綿綿地在他的懷裡接受著他的撫摸,嬌嫩軟滑的香舌也任由他親吻吮吸。他的手撫摸著滑溜溜的絲襪和肉乎乎的翹臀,胸前感受著我媽乳房的柔軟和豐滿,下身已經漲得好象鐵棒一樣。而我媽也感覺到了他的陰莖頂在自己小腹上的硬度,手不由得伸到了他的腿間,隔著褲子摸到了那根硬硬的傢伙,輕輕的揉搓著。

  他連摟帶抱地把我媽弄到了沙發邊,她伸手去解自己套裙上的扣子,小夏這時抓住了她的手說:「寶貝,看你穿這件衣服我就受不了,穿著做吧!」說完手從她解開一粒扣子的套裙領口處伸了進去,直接就握住了她的乳房,我媽呻吟了一聲,軟在了他的懷裡。

  他摸了一會兒,解開了套裙上邊的扣子,只剩下下邊的一個扣子。我媽的胸罩是白色的蕾絲花邊式樣,這時一對豐挺的乳房已經全都跳到了胸罩的上面,白皙的乳房上一對肉色透著黑紫的大乳頭此時已經硬硬的凸起來了。

  這時見他從我媽的套裙下沿裡面伸進了內褲,在她柔軟的陰部揉搓著,我媽的雙腿則微微地用力夾著他的手,輕輕的顫抖著,他的手指感覺到那裡已經是又濕又滑了。我媽渾身就像過電了一樣,更加軟癱在他的懷裡。

  他立刻就把我媽臉朝下放到沙發上,將她的絲襪和內褲拉脫,掛在一隻小腿下面,白白嫩嫩的臀部翹翹的挺著。他飛快地脫下衣服褲子,挺立著自己堅硬的陰莖,雙手抱著我媽的臀部向上拉,我媽雙手扶著沙發站了起來,用力挺腰讓圓圓的的臀部翹起。

  小夏身子往前傾,堅硬的陰莖伴隨著我媽雙腿的軟顫插進了她的身體裡。我媽的嘴唇咬住了幾綹飄到嘴邊散亂的長髮,眼睛閉著,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晃動。

  伴隨著他的抽插,我媽嗓子裡按捺不住的淫叫聲。他更加興奮了,陰莖大力地在我媽濕潤的陰道內抽送著。我媽也用下體緊緊的夾住他的陰莖,「吱吱!」的水聲在兩個人交合的地方傳出。他感覺有點忍不住的時候,就暫時停下將手伸到我媽身前揉摸她的豐乳,隔一會兒又繼續。

  這樣幾輪下來,我媽的呻吟已經有點肆無忌憚了:「啊……唉呀……哦……啊……老公……使勁……啊呀!」在棕色的皮質沙發上,我媽好象在游泳一樣已經全部趴在了上面,雙手向前伸著,寶藍色的套裙也卷了起來,露出白嫩光滑的玉背。臀部高高的翹起,小夏那根粗大堅硬的陰莖大力的在她的身體裡抽送著,濕漉漉的陰道則還在發出「吱吱!」的摩擦聲。

  一小會兒後,他用雙手把著我媽的胯部,用力地運動著堅硬的下身,感受著她柔軟的肉壁的摩擦和溫熱,體會著這個成熟美豔的中年女子在自己身下的顫抖和呻吟。

  他:「啊!」地大吼一聲射出了自己火燙地精液。伴隨著他的射精,我媽的身體也在狂熱的激情下綻放,兩腿並得緊緊的,絲襪和內褲掛在腿彎,嬌嫩的玉趾在白色涼鞋裡用力地蜷起,下身不停發出痙攣,一股股溫熱的液體衝擊著他的陰莖。

  兩人維持著這個姿勢一分鐘後,小夏拔出濕漉漉的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著透明的淫水從我媽那微微開啟的陰唇中流出,順著雪白的大腿向下淌去。

  他赤裸著下身,走到擺放面巾紙的辦公桌旁從中抽了幾張出來後又來到我媽身邊幫她仔細地擦拭著她的下體。

  他邊擦邊感慨得說道:「真捨不得你回去啊!」

  「哎呀,人家人也給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啊?」我媽喘著氣的說道。

  「想怎麼樣?嘿嘿!寶貝,我想好好和你玩上一整天!你說怎麼樣啊?」小夏擦完將紙巾扔進了垃圾桶後也斜躺在沙發上抱住她色迷迷地說著。

  「一整天?呵,還不得累死你啊!」我媽微微喘息的嬉笑著。見他又俯身用嘴吸啃著她自己的乳頭,不禁又低吟了一聲:「嗯——輕點嘛!」

  他吸了一會兒抬起頭問:「怎麼樣啊?我的寶貝。」

  「人家要回家的嘛!飯店又不能不管啊!」我媽嬌聲回答。

  「那這樣吧我看,下星期我就把那八萬塊打到你的帳戶上。然後你去找那幾個店面的房東把他們那兒給租下來。接下來就把你飯店和那幾個店面打通重新裝修,裝修的人我來找,裝修費用也走我們公司的帳面。不用你自己來承擔。」

  「接著飯店裝修的日子裡你找個你方便的日子就跟你老公說去省城採購新餐飲設備。然後我們一起去省城,那邊我有一朋友是專門經營這個的。他還欠我們公司的錢,到時候我跟他打個招呼他肯定會給安排好的。這樣我們不就有一整天的時間了嗎?」小夏笑著對我媽說。

  她沒有立即回答,躺在那裡想著。小夏見我媽不回答,又用手在她的身體遊弋著。一邊催促著問道:「行不行啊?寶貝。」

  「那,那你為我用你們公司的錢辦事。你們集團上面派人來查帳了,你怎麼辦?」我媽到是為他考慮起來。

  「嗨!我還以為你擔心什麼呢!」小夏大喇喇道,接著他又說:「別擔心,寶貝。我們集團下屬每個公司都有這種事的。根本就沒人因為這個而出事的。放心好了。」

  我媽聽了把頭埋進了他的胸口嬌聲柔氣地說:「我是擔心你嘛!要是你為我出事了我心裡會不安的!」

  「只是不安呀!那我可是太傷心了!我可是為你貢獻了自己的青春、熱血。用我『老二』裡的精華來安撫你這個許久沒有得到慰藉的、久曠的肉體和心靈,哎喲!」他正語帶調侃地滔滔不絕時,我媽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咬完還忿忿地說道:「大壞蛋!油嘴滑舌!」看著她亦嗔亦臊地美麗容顏,小夏的陰莖再次漲大起來。他低頭吻住了我媽的朱唇,雙手撫弄著她豐滿的乳房。我媽也閉上了眼睛熱情地回應著他。兩人的舌頭在對方的口腔裡不停地翻滾著、攪動著、吸吮著。

  過了一會,小夏的舌頭離開了我媽的嘴唇淫笑著對她說:「我又要操你了,寶貝。」手已經摸著她光滑的大腿,一邊向蜜穴處探去。

  「大色狼!」我媽輕聲啐道。卻沒反對那雙手,微微的叉開了雙腿,讓那雙手去撫摸自己腿根處最柔軟的地方。他拉著我媽的手,讓她伸進去,摸他粗大的陰莖,我媽立刻握住了那熱乎乎的東西,隨後不由自主地幫他溫柔地上下套動。

  他的手摸到了我媽濕熱的陰門,她渾身一顫,手上緊了一下。此刻小夏在也按捺不住了。雙手抱起了我媽的身子,她也順從的把著小夏翹立著的陰莖,頂到了自己那裡。

  「啊!」一聲輕叫,她已經坐到了小夏身上,一隻小腿上還纏著卷起的絲襪和內褲,高跟的涼鞋在腳尖晃蕩著。小夏則用自己的腰肢用力的向上頂著,一邊頂一邊把還掛在我媽玉頸之處的套裙和胸罩都脫了下來扔在一旁。

  她的身子軟軟地貼在小夏的身上,胸前的一對豐乳隨著他動作上下摩擦著他的胸膛。那根銀白色的鑽石吊墜也不住的跳動。只見她渾身不停的哆嗦,嬌喘連連,下身緊緊地箍著他的陰莖。

  小夏也被她那對圓潤豐滿的乳房撩撥得:「哦哦!」直叫喚。幹了有十多分鐘,小夏停了下來,呼吸急促地說道:「寶貝,上那邊去。」手指著辦公桌旁的落地窗。

  「啊?不要啦!壞蛋!那會有人看見的啦!」我媽抱著他的身體沖他撒嬌並反對著。

  「沒事兒,這裡這麼高,沒人會看見的。」見我媽還要說什麼,他也就不多解釋,雙手箍住她的腰肢,陰莖也沒離開她的體內,猛得用力把她抱了起來一步步的走到落地窗前。

  「哎呀,壞蛋!色狼!流氓!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被人看見了我怎麼做人啊!」我媽羞臊地用手拍打著他的背部抗議道。剛想脫離他的身子,人就已經被他死死地頂到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他的嘴探到了我媽的胸前,不停地在她的粉頸、乳房和腋下吸吮、舔咬。一雙手抬著她那修長滑嫩、沒有絲毫贅肉的大腿,屁股不停的用力聳動。在他這樣的攻擊下我媽很快渾身充滿了那種做愛特有的酥麻的快感,一種火熱的羞臊感,刺激感讓她的身體再次發燙起來。

  她的雙腿情不自禁的盤在了他的腰間,並叫喊著:「啊……啊……壞蛋……流氓……啊……老公……好舒服啊……爽死了……你真會弄啊!」

  小夏的額頭留出了汗液,現在也極其興奮的他:「呼哧呼哧!」的喘著氣邊幹邊朝我媽叫喊:「爽是嗎?那要不要幹一整天?要不要去省城?說!說啊!」

  「要……我要……給你幹一天……給你……給你啊!」我媽白已經被弄得高潮迭起,下身一邊緊緊的裹著他的陰莖,一邊不斷的分泌著高潮時的淫水,嘴上肆無忌憚地回答著。

  「好!好啊!不愧是我的女人!我的姐姐!我的老婆!我的寶貝啊!幹你!我幹你!幹死你!」小夏的嘴也狂呼亂喊起來。

  我媽立刻回應道:「來啊……幹死我吧……啊……啊!」她開始高潮,體內分泌出了自己淫液沖刷著小夏的龜頭。他感覺到了自己的陰莖被一股熱流掃過,頓時覺得酥爽無比,隨即精關大開。「撲哧撲哧!」朝我媽的子宮深處射去了他的子孫。

  兩個人相互緊緊地摟著緩緩坐倒在落地窗前的地上喘著粗氣。他用舌頭舔舐著我媽香肩上流下的汗水。她嬌慵無力的靠在他身上緩緩說:「天洪,別舔啦!這是人家的汗啊!」

  只見他舔完後舌頭在自己的嘴唇上繞了一圈,仿佛非常美味。咽了下去之後對我媽說:「這不是汗。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壯陽藥!」

  「壞蛋!」我媽好似害羞般的躲進了他的懷抱裡幽幽得說:「你也是我的補藥!你知道嗎天洪。人家都快被你給迷住了!我以前從不去酒吧的。那天也不知道你給我灌了什麼迷魂湯就跟你去了。還跳那麼下流的舞。你想我都四十多了,去那裡的都是你們這種年青人,現在想想都還臉紅。」

  「哎,寶貝。可別這麼說,你現在可是最有魅力的時候。你的成熟美麗、氣質優雅可不是那些小姑娘能比擬的。有一句話就是形容你這樣的女人。叫出門是貴婦,床上是蕩婦。」小夏笑嘻嘻地說道。

  「討厭!」我媽啐了他一句後又說:「還有昨天半夜,人家本來不想跟你那樣的。你死皮賴臉的要和我那樣,我,我就順了你了。想想要是那時候我兒子醒來讓他看見那可咋辦啊!」

  小夏摟著我媽在她耳邊說:「他不是沒醒嗎?沒事的。像你兒子這年紀的小年青睡覺都很死。再說昨天他也累了,所以更加不會醒了。」

  說到這兒,他臉上又露出了淫蕩的笑容問我媽:「你不是說蹦迪下流嗎?那我們現在就來下流一把怎麼樣?」

  「又要幹什麼啊?」我媽疑惑地問他。他不說話,從飲水機裡倒了兩杯水,把其中一杯遞給了我媽。

  她喝了幾口後就放在了桌上。看著他再走到辦公桌前開啟了電腦。然後打開了電腦音響,操作了一下音響裡立刻就傳來了激昂地迪斯可音樂。隨著音樂節奏他渾身赤裸地晃動起來。到了我媽面前對她張揚地說道:「來,寶貝。先把衣服穿上,胸罩、內褲還有絲襪都穿上。然後讓我們一起隨著音樂舞動起來!」

  「又出歪主意!」說完我媽用自己的芊芊玉指點了一下他的額頭。從小腿處提上了自己的內褲穿好,又拉上了絲襪,接著拿起胸罩帶好,扣上扣子,然後撿起了在地上的套裙慢慢地穿著。小夏跟著音樂節奏一直在晃動。但目光在邊上注視著我媽的這些動作。

  等到她終於穿帶完畢的時候,只聽見他大叫一聲:「ONE……TWO……THREE……EVERYBODY……HERE……WE……GO!」他一下子跳到了我媽的面前依舊赤裸著搖晃起來。他把頭搖得好像要掉下來似的,我媽也跟著他搖晃起來。

  過了一會兒,一個奔放另類的搖滾樂在房間內響起。我媽也漸漸習慣了樂曲聲開始恣意地讓她自己扭腰送胯。她誇張地擺動著臀部,而光著身子的小夏由後面扶住了她的腰肢,用雙手將她圓潤的臀部拉向他自己,而我媽也主動配合他的動作,把圓圓的翹臀送了過去。

  他緊緊擁住我媽的纖腰,用下身的那根陰莖研磨著她迷人的玉臀。忽然他用手掰開我媽的裙擺,觸摸到裡面的絲襪。我媽沒有阻止他的動作,反而身子向前傾去,順直的秀髮隨著頭部的擺動而四處飄揚,誘人的臀部也正貼著他那根又緩緩變大的陰莖上下移動。

  他看著我媽如此誘惑,如此性感風騷的撩人動作。猛得一下就把正在自己手中撫弄著的絲襪給撕扯下一大塊來,跪下自己的身子張嘴舔啃起我媽大腿。受到刺激的我媽:「嚶嚀!」一聲,雙腿也跪了下來,長髮落在了她耳朵的兩側。

  這時小夏來到了我媽的身前,用手指鉤住了她的下顎讓她抬起了頭。立刻一根粗硬的,泛著光澤的大陰莖呈現在我媽的面前。他淫邪地笑著,正對著我媽的頭部一手擼動著自己的陰莖,另一隻手則抓住她的後頸慢慢往前送。

  只見陰莖到了我媽鼻子跟前時一股淫糜地氣味傳來。熏得她一陣顫慄,臉色發紅,嘴唇微張,伸出了自己嬌嫩的香舌在他的龜頭處輕舔了一下。瞬間他舒服的渾身顫抖,把自己的陰莖緊緊貼在了我媽性感地嘴唇上。

  她也順從地張開了嘴,把陰莖含了進去。我媽那柔軟的嘴唇慢慢的包進了圓圓的龜頭,她一邊感受著碩大的龜頭在嘴裡的那種肉感和鼓脹的滋味,一邊用柔軟嫩滑的舌頭在龜頭上不斷的轉著圈子,時而用舌尖輕舔一下馬眼,手柔柔的撫摸著他的陰囊。

  頓時讓他感覺到舒爽無比,俯下身子去解她的套裙扣子。我媽對他的動作視而不見,繼續用自己紅潤的嘴唇含著他粗壯的陰莖緩緩的前後套弄,一次次的向嘴裡深入。

  終於他解開了套裙上面的三顆扣子,從衣襟裡拽出了我媽的胸罩,單手握住了她的一隻乳房開始揉捏了起來,腰部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動著。一時間只聽見房間裡我媽她發出:「唔唔唔……」的吞吐聲、呻吟聲,臉頰更是通紅一片。

  這樣弄了一會兒,可能怕我媽跪在硬地上膝蓋受不了。他就把我媽扶起來,讓她半跪在沙發上,自己則側身站在沙發的一邊,繼續讓我媽為他口交。我媽賣力地為他吸吮著他的陰莖。手上也不閑著,在他的屁股縫上,將纖細的手指摩擦屁眼周圍,弄得他:「嘶嘶!」倒吸著涼氣。

  雙手也抱住她的頭一下一下的抽送起來。這樣又弄了有七八分鐘,他從我媽口裡抽出了陰莖。一邊繼續用手自己擼弄著一邊喘著粗氣問她:「寶貝。你的舌頭真棒!我快要射了!像上次在我這裡一樣行不?」

  我媽含羞帶怨地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壞死了你!都被你這樣了,你還問什麼啊!」低頭又看了一眼自己羅衫半解,皺巴巴掛在自己胸前的緊身套裙後說:

  「待會兒出來的時候小心點。這衣服這麼貴弄髒了就可惜了。」

  「來,伸出你誘人的舌頭吧!舔我的馬眼。對!對!好爽啊!」他讓我媽用舌頭一下一下的舔舐著他的龜頭頂端馬眼,自己則用手快速的套弄著陰莖根部。

  只聽他繼續說道:「看著我寶貝。快看著我。對,目光再表現的淫蕩一點。」

  我媽抬著頭,眼神迷離,而又充滿情欲看著他。香滑紅嫩的舌頭如靈蛇一般在他的馬眼處遊走。他看著我媽如此騷浪地樣子,身體開始發抖了,左手猛得抓住我媽的秀髮,讓她的臉對準自己的陰莖,右手發瘋一樣擼著。

  我媽的雙眼緊閉,等待著他的發射。只聽見他語帶癲狂的叫喊著:「寶貝!來了!我要射了!衣服弄髒再去買新的!我給你買!給你買新的啊!」

  一股白色的精液打在我媽的臉上,然後,又是一股,一股接著一股,接連噴射在了她的額頭、鼻子、嘴唇、頭頸、甚至胸口上。直到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哦!」的一聲然後一下子坐在沙發上,抱著我媽熱烈地親吻著。兩人相擁在一起,彼此交換著口中的唾液和剛剛打在我媽臉和另外各處的精液。過了一會兒,他站起來去關掉了音樂。

  我媽拿起剛才沒喝光的水漱了漱口後對他埋怨道:「壞蛋!你又弄得我一身精液。待會兒怎麼出去啊?」

  「嘿嘿,對不起啊我的寶貝。你不知道剛才你自己的表情有多麼風騷。我都想射到你的嘴裡了。」他壞壞地說道。

  「哼!得寸進尺的大色狼!」我媽忿忿不平地說著。接著又轉了語氣輕聲說道:「天洪。你雖然還年青,身體也好。但這方面還是要節制。你瞧從昨天到現在我們一共七次了。總這樣的話你還要工作,身體會吃不消的。」

  「嗯。謝謝寶貝這麼關心我。不過你放心,和你這麼成熟而有魅力的女人在一起我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力氣。」他笑著說道。不等我媽再說,他又神秘昔昔在我媽身邊耳語:「就算被你榨乾了我也願意!」

  「討厭!」我媽嬌嗔道。

  「嘿嘿,我說寶貝老婆。那我們什麼時候去省城啊?」他見我媽從袋子裡拿出昨天出門時候的那套行頭開始穿戴就問她。

  她考慮了一會兒對他說:「下周肯定不行的。我兒子下周回家我得陪陪他。等他回學校的那周在去吧。好嗎?」

  「行的啊!我可是非常期待呦!寶貝!」他又色迷迷地說道。

  「你真是沒救了!」我媽嬌羞的對他說。眉角眼梢上還帶著春意,看上去異常豔麗。

  我見他倆準備著要出來了,就離開了那裡,騎車回了學校。在路上我想著他們要去省城的事情,思緒紛亂。

  【完】